是有一段時間沒有帶小黑皮出去曬曬太陽了,行程滿滿,
通常只有小白豬跟學長去練身體,黑皮獨守空閨在小房間裡暗泣...

週五晚上學長就開口邀約,星期六早點騎單車去,
OKOK,以目前的身型與體重,是真的該去騎車,
天亮了,陽光似乎沒有很強,把裝備一一帶上後,
直奔早餐店補充應該要有的能量,九點半出發了。

騎到自來水博物館,遇見了迎面而來的紅色周小胖,
不顧自己包緊緊的阿桑形象,大喊周小胖,
周同學想了一下才認出我來,呵,好個悠閒的樣子;
太陽是不大,不過有點悶,汗水很快就把衣服都浸濕,
在馬場町看到騎跑車,一臉強悍的紘哥,沒打招呼,
他騎太快了,只跟學長說,真巧,今天看到認識的人比平常多。

太久沒騎了,一小段路就要休息,
而且小腿隱隱的痛著,跟學長說有種要往生的感覺,
期待他網開一面讓我回頭,沒想到他說,他覺得我已經重生;
知道他陪著我騎很難施展他苦練已久的腿力,
於是建議他先行,我慢慢走就好,等他回頭一定會跟我相遇,
再一起回家就可以了,他不肯,講了很多次,
他才說,他不想這樣,除非我騎回板橋,
不然要他把我丟在路上,自己往前拼命,這做不到;
我說回板橋也不一樣嗎?他又說,當然不一樣啊,
回板橋有妹妹照顧我,跟直接把我放在路上自己騎車沒人跟著,
那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情...
(突然覺得很受用,很有勁的跨上小黑皮,繼續騎..)

就這樣一路受用的,騎過了洲美橋,來到了關渡,
不知道是不是我們比較早,還是大家擔心會下雨,
騎車的人比較少,很快的就來到了關渡;
那時候不到12點,不打算吃午餐的兩個人,
討論起怎麼回台北,學長毫不猶豫的說,我們去竹圍搭捷運,
我反而猶豫了起來,學長擔心我的右腳會抽筋,
可是往竹圍大概騎了20公尺,我就呼喚他回頭,
竟然從我的嘴巴裡講出來,我們騎回去好了,
搞不清楚自己在逞強甚麼?

從關渡一路騎回到快樂休息站,再到大稻埕才休息,
在路上又感受到快要受不了時候,
就自己後悔了,怎麼不搭捷運就好?
跟自己逞強些甚麼呢?
還好在大榕樹下休息的時候,午後的涼風讓人很舒暢,
頭髮紮起來以後,更涼爽了,恨不得有張床可以躺;
不過還有十幾公里的路要走,喝過冰涼的咖啡,
走吧,我們回家去,就這樣從大稻埕回到家都沒有休息,
當我把小黑皮扛上樓後,就癱坐地上半個小時,
雙腿幾乎不聽我使喚,走路去修剪頭髮時,
雙腿還在抖....逞強的代價高...。

晚上慰勞自己,去師大吃燈籠滷味,啊,真滿足;
又買了蘭陽派香雞排的炸魷魚、貢丸、香菇,真的名不虛傳,
超好吃,魷魚很軟嫩,雖然沒有點他們的雞排,
不過這樣下次才有藉口再來。
晚上都是步行,再從師大走到永康街找東西,
再繞過大安森林公園回家,回到家晚上八點,
一見到床就昏睡了過去...

星期六一整天很累,騎車很累,晚上又走了至少1.5小時,
補充了很多的滷味跟炸品,可能運動量夠,體重沒有增加。(還好還好..)
未來還要再找機會繼續逞強,
看著肩並肩站在一起的黑皮跟白豬,
我猜黑皮應該也是很開心的,即使他也是受害者,
但至少可以跟白豬一樣驕傲的站在小房間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tteCelia 的頭像
LitteCelia

一起吹泡泡去~

LitteCel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